我的化妝團隊培訓

昨天晚上回港,今天下午是五小時的化妝師團隊培訓。綜合了同事提到化妝和set頭時遇上的難題,這天我們就來一個逐點擊破。

對與我一起共事的戰友,我不會吝嗇分享所有技巧。其實今天連踩5小時是挺辛苦的,辛苦大家,但聽到你們說學到新東西很開心時,我也很開心。

我們一起工作已經有數年,彼此之間已經有一定默契。對我來說,共事的人,必須是人品優先,要有責任感,誠實可信。技巧可以磨練,可以苦練,沒有人一畢業就能夠登天,但坦白説,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不能跟不被我信任的人一同工作。工作時,我和同事常常分開在不同地點工作,我必須找到讓我絕對信任的人,才能夠交付工作。

我常常感恩有這幾位令我安心的同事,減少了不必要的擔憂掛慮。也許是因為我們識於微時,大家也很單純,所以這些朋友讓我特別珍惜。同行不一定如敵國,我覺得良好的競爭可以幫助大家提升技術,不一定要爭過你死我活,說到底,是態度和品格的問題,是彼此尊重的問題,團隊工作,協作才是關鍵。每行是非難免,不過我不喜歡參與在這種跟工作無關的範疇,所以一起共事的同事質素非常重要。

人,好的壞的都遇過了,好的人要留在身邊,別的,就隨風吧。

感謝兩位當模特兒。一位是我的好朋友,亦是明年結婚的準新娘,還有她的來自美國的朋友。當模特兒其實挺累的,要配合我們的動作,需要集中。

為身邊的人帶來快樂,是我的期許。

難忘的大洋路婚照拍攝之旅

這是第一次,有新娘子預約了三天的prewedding化妝。

亦是第一次,擁有這麼龐大的製作團隊 :攝影師、本地攝錄師和化妝師,加上新人及司機,總共八人。

未出發之前,心想今次的拍攝會是怎樣的模樣呢?因為連續三天也需要早起為一對新人化妝,休息的時間會比較少,所以我對自己的體能很著緊。

遇上那麼好的你們,幸福也感恩。這些年當化妝師,越覺能遇上是緣分。

 

第一天我們在市中心和酒莊拍攝,一對新人還請我們到酒莊晚飯。第二和第三天我們出發往大洋路去,是兩日一夜的行程。第二天晚上我們在大洋路中途留宿,住宿地點是非常舒適的五星獨立酒店。

陣容龐大!
DAPDAP愛鮮花,我幫忙聯絡了一位本地的澳洲花藝師,造了配合新娘的花球和花環,連「閱花無數」的攝影師和攝錄師也大為讚賞(男士們也被吸引了,可知這鮮花有多美?)。這花球用了大量的上乘靚花,就算自行購買也買不到那麼新鮮和獨有的花種。還幸墨爾本認識了很多出色的VENDOR,可以為我的客人提供多樣化的建議和支援。
其實,在余文樂在墨爾本結婚消息傳出約1個多月前,Dapdap已經聽取了我的建議,預約和租用了STONES作為拍照場地。每次有人問挑選STONES是因為樂仔嗎?我們都在重複又重複解釋,很好笑的對答。
這次工作開心又難忘。Dapdap和Anthony對人非常好,非常易相處又有禮,能夠認識這麼好的人實在非常幸福。無法讓人不喜歡他們!
我跟Dapdap說笑:你好像為我們在安排旅行團,工作人員近乎只需要帶上人和裝備就可以安心出發去。可想言之他們安排行程的時候多麼細心。她更是我第一個客人,跟我說如果覺得行程緊密,可以省掉某些地方不去,因為她想大家開心,不想讓工作人員太辛苦。聽到這番說話後,我就決定要為這個行程拼了哈哈!(我心裏默默地想,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十二門徒石。上次來是若干年前的事,今次再來,同樣震撼。
DSC05759
為了行程暢順,新人聘用了出租車和司機,好讓所有人可以集中火力專注工作,不用為交通憂心,讓我很欣賞。若有準新人打算前來拍攝,我建議大家聘用出租車和司機,一來較安全的,二來免除新人/工作人員消耗不必要的精神(澳洲的交通可以是非常惱人的)。
工作人員之間大家也相處得非常開心,好玩又好笑。相處了三天,最後一天要分別感覺不捨。
第三天早上。為新人化妝後,才有時間坐下急急的吃了個早餐。這是我們下塌的地方,乾淨整潔舒服,5星設計和設備,價格不便宜。我有自己獨立的房間,可以好好休息。雖然工作辛苦,但有客人為自己設想,就充滿力量了。
img_2272他們從香港飛到墨爾本之前,我和Dapdap一直緊密聯繫,那個時候雖然還沒有見面,但從言談間已經感受到她是一個很好很體貼的女孩,還從香港給我帶來了我超喜歡的手信。
他們從香港飛到墨爾本之前,我和Dapdap一直緊密聯繫,那個時候雖然還沒有見面,但從言談間已經感受到她是一個很好很體貼的女孩,還從香港給我帶來了我超喜歡的手信。

謝謝對工作人員體貼得無微不至的Dap&Anthony,無論交通住宿和膳食也非常照顧我們,非常非常感謝你們!辛苦所有工作人員!不會忘記在晚上跟大家一起看澳洲的星,感謝你們讓我有一個溫暖的工作回憶!

女人的知性美

Photographer : Alister @alisalisdestination

Makeup and Hair : Oska@Mrs.Praises’s Makeup

今輯照片,攝影師和我想來一點突破。在選角、衣服和地點時,我們都刻意把色彩減到最少。

今次的化妝和髮型難度很高,攝影師Alister想要剛睡醒起床的慵懶感覺,所以在我要盡量找出模特兒的特質。單是唇膏我就用了3種顏色去調出心中所想的色彩,模特兒說很喜歡這種顏色,從未試過,想不到這樣好看。

 

當外在的東西都褪去,才能夠讓真正的自己有被發現的可能性。

每天接觸化妝品和希望變得更漂亮的女生,我也會問自己,到底女生怎麼才會讓人感覺漂亮?

化妝是讓女生變美的其中一個方法,但單靠漂亮的臉龐,卻不會讓人喜歡上你。女生的美,我越來越覺得是一份由心發出的氣質,自然得不能讓人拒絕你。

這是墨爾本街上的一家餐廳。有風,有陽光的下午。

不得不承認,在澳洲居住了快將3年,對我的影響還是不少。澳洲人穿著相當隨意,隨意到一個地步會讓你覺得潮流是不存在的,但即使他們刻意打扮,感覺還是很實在很自己,那身打扮衣飾有如他們身體一部份,不會喧賓奪主。

從小我就特別喜歡有個性的事物。有型格的、獨特的、能夠帶出個人風格的,都會讓我沉醉。我自己不走甜美也不跟潮流,有時甚或刻意把上季的東西留著下季穿。潮流不能不知,但不需要統統擺上身,認識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一環。有時過於賣弄名牌和身外物,創造的不過有如鄧小宇所說的「視覺上的噪音」。

 

香港和澳洲婚禮大不同

還記得當年選擇當上化妝師,是因為我發現自己會為每個第一次接觸的場景感到無比興奮和期待。

常被問及,澳洲和香港的婚禮有什麼不同嗎?

不同之處實在太多。最基本的概念是,澳洲本來就是一個由移民組成的國家,在這裏居住的人來自不同地方和文化背景,所以婚禮模式都是百花齊放,各有各的特色。

澳洲的婚禮,常常都是三語同步進行溝通。英文、廣東話和國語是最基本的,我的客人大多數是亞洲背景,有在這裏長大的,有從前讀書然後留下來工作結婚的,在這裏結婚然後家人有從不同地方來到澳洲參加婚禮,所以語言相當重要。對客人來說,能夠和自己溝通很重要,然後為了讓家人放心,化妝師能否與家人溝通亦是相當重要。香港的話則以廣東話為主。

婚禮模式方面,澳洲基本上是沒有特定形式的,因為每個新人都會因應自身需要和成長文化去決定婚禮的程序,所以我和新娘子會緊密溝通,每次都需要為客人度身訂造當天的流程。香港就是中西合璧的模式為主流,而今年也有一些新人是全西式的婚禮。

造型方面,澳洲婚禮很着重新人和賓客的交流和互動,新娘一天換多過三套衫禮服只屬少數,有些是一套走天涯,造型要求都是以清新優雅為主。澳洲生活的氣氛本來就是比較悠閑的,婚禮亦然,無論是新人和賓客都會自在地享受每個環節。香港因為中西合璧的關係,加上要配合長輩的期望,一整天下來的環節都相當緊湊,晚宴上敬酒換送客造型時機更加是相當考驗化妝師速度和功力的。

工作團隊方面,澳洲vendor都很樂意溝通,這一點,我是非常欣賞的。無論是化妝師、攝影師、婚禮場地統籌和司儀,通常一見面大家就會彼此問好握手和自我介紹,一整天下來都是喊對方的名字。我們整天都會保持溝通,了解大家的工作需要和進度彼此配合。在香港,vendor相對都是比較獨立行事的,一整天下來大家可能都只是稱呼對方攝影師、化妝師,不過主要還是視乎整個團隊的合作火花,有一些比較內斂,有一些早上已經混熟了。

至於分工,澳洲人的工作分工概念是非常清晰的,化妝師就是化妝師,攝影師就是攝影師,攝影師助手就是攝影師助手,司儀就是司儀,不會要求你協助其工作。所有牽涉到打燈、拋裙或整理裙尾等攝影部份,澳洲攝影師都會自己一手完成,化妝師在場也不會要求化妝師參與。其實大部份攝影團隊都是專業又友善的,亦會彼此尊重,不會把所有事情變得理所當然,惟曾遇到少數亞洲攝影師會把化妝師理所當然地「私有化」。如有次攝影師要求我幫客人拋頭紗,當時風大,新娘站立的位置還要是逆風,我跑+拋了10多20次攝影師還不滿意,結果是新娘子當塲當機立斷要求不再拍攝這場景,因為她心痛辛苦來回跑了那麼多次,還私下跟我說請我來化妝最後卻要當跑手實很不好意思(謝謝我的客人那麼好!)。也試過有攝影師因為助手臨時缺席,藉詞說到海邊拍攝化妝師最好在場,要求客人加時付費把我留下,結果去到海邊我一直在旁幫忙打燈。化妝師的工作主要是為客人保持漂亮的造型,我在旁陪伴standby每分每秒都在思考和預備接下來的部份,standby時我是金睛火眼留意着客人的需要的。在不影響化妝工作質素前提下,我還是樂意幫忙的,但是當不合理地虛耗到我的體能和精神,對我的客人是有所虧損的。

婚禮場地佈置方面,澳洲的佈置大部份偏向使用鮮花。鮮花在澳洲是價值不菲的,修讀花藝課程期間,老師曾經提過在澳洲要營運一家花店成本有多高,加上鮮花的脆弱特質,鮮花售價也長居高位。當整個場地也使用鮮花作佈置,其實裏面花費不菲,還要看花材而定,有一些花材較為特別和季節性的,費用更高。鮮花在這裏有高貴和高潔的象徵性意義,所以大部份的客人也樂於採用鮮花作為佈置。澳洲有很多出色的花藝師,每次參加婚禮也讓我大開眼界,漂亮的鮮花佈置悅人眼目。而香港,婚禮佈置很多元化,各適其適,潮流玩意,主要還是看場地走中式還是西式路線,是酒樓或是酒店,每個場地都會有不同風格了。

2017.12.31

2017.12.31,我的戒指失而復得了。

半年前意外地丟失了媽媽給我的白金鑽石戒指。還記得那天很冷,早上去教會,中午跟朋友食飯,晚上回家才發現手上的戒指消失了,大概因為冬天太冷皮膚收縮滑出了。 戒指小小一只,此刻或在草地泥地路邊,根本不知道從哪裏找起,從那裏開始丟失也毫無頭緒,更何況身在墨爾本?為了這事心裏一直耿耿於懷,只好無奈接受是自己太大意。這戒指跟一只手鐲是一套的,每次戴上手鐲時心裏就會特別難過。

2017年最後一天。今早完了崇拜,人已差不多回到車上,奇怪地腦海忽然又想起這隻戒指,心裏覺得要找回來是不可能的,卻有個聲音說一試無妨,於是轉身回到教會裏去找人詢問。遇上有位弟兄很熱心的幫我找,見他找出了一個什麼都有的箱子,翻箱倒籠,就那麼一刻間我見到我的戒指在箱底,拿到手上我激動得什麼都說不出來,完全不能夠相信竟然能夠把它找回來。心裏面感謝我的神,也感謝這位弟兄幫忙。曾經以為多麼不可能的事,曾經覺得多麼渺茫的希望,2017年最後一天,它回到我的手上去了。

中午跟朋友吃飯,興奮地提起這件我不敢相信的樂事,大家說,今天發生這事,似乎很有象徵式意義。2017對我來說是充滿困難和挑戰的一年,遇上很多難關,而今天這隻戒指提醒我的,是信,聽見那個聲音就去。如果今天我沒有轉身回去,大概真的永遠也無法找回我的戒指。然後再來的問題是,我問自己為何從來不相信會有人拾到我的戒指?為何覺得會永遠失去了?為何從來不抱一絲希望?我不知道戒指是什麼時候被發現,也許是半年前那一天,也許是兩星期前,我只慚愧自己如斯小信。

每年跨年,人人都說去舊迎新。但今年最希望的,是失而復得。這份真是我今年收到最大的禮物,也是最完美的終結。

祝福大家,希望你們經歷滿滿的神蹟,還有滿滿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