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暇疵

中學同學聚舊,我的同學說我沒怎樣變:「你還是那麼瘦!」

一聽,我就真的抗議了!在我眼中,中學年代的我明明就是臉圓身賬,BABY FAT無處不在,跟現在的我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兩碼子的事吧!同學一聽呆了一下:「有分別嗎?」

我沒好氣地嘆了口氣。

原來,你介意的BABY FAT,在別人眼中根本沒有存在過。

 

我們對待自己,其實比別人嚴苛。

 

人無完美,人總有暇疵,卻不影響我們的自我價值,除非無自我踐踏。試過努力為客人化妝後,客人完全無視了滑溜的底妝、有神的眼妝、唇上用上了今季最新最HIT的唇色,然後一味望著鏡子:我的臉很大、我的臉很方、我的眼/口/鼻怎樣怎樣。情緒會互相影響,當客人一味「放負」,在旁的我也很氣餒(只不過不讓你知道),為什麼總是把眼光放在你無法改變的事,而不轉向看看別人為你付出、努力的事?無論你多介意方/圓臉,除非透過醫美或運動改善,否則那都是改變不了的。一或接受,一或改變。當你踐踏自己的時候,別人會真的相信你是如此。

完美不會讓你更受歡迎,有暇疵也不影響你的價值。至少,我從未試過因為別人的黑眼圈而不想跟對方做朋友。

當化妝師後,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學會找到完美和暇疵之間的平衡點。我不再追求無限完美,也學會欣賞暇疵。

跟大家說個小秘密:適當運用暇疵,其實會讓你的妝容更好看。這是我日常為客人化妝時,最常運用的技巧。

 

 

愛啡人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愛喝咖啡。

嚴格來說,只愛喝好喝的好咖啡,一天最多一杯,也從不為喝而喝。我常跟朋友說,喝了難飲的,會讓人失望,皆因就這樣白白浪費了一天的配額。

這個習慣是什麼時候建立起來呢?大學時已經很喜歡咖啡,也會買相關的書籍來看,當年當然還有沒有足夠的品味和知識去分辨咖啡的好壞,不過是喜歡喝咖啡的感覺。直至後來在出版社工作時,有一班要好的同事是黑啡迷,其中一個美術設計部的同事更是超級啡迷。那時我開始學飲黑咖啡,就是最原始的味道。

後來,在墨爾本居住,遇上了最喜歡的咖啡店Market Lane,其獨特的咖啡味道、店內氣氛、店員們對顧客的態度、高度的專業和專注,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和配服。咖啡的質素和咖啡店提供的體驗,兩者同樣重要。其實咖啡口味是很個人的事,沒有所謂「最好」,畢竟人人喜好不同,尋覓那股讓你懷念的咖啡香才是重點。在我心目中,一杯好咖啡不是一次性的穩定,而是長期保持水準的穩定,咖啡豆味和牛奶要平衡,牛奶溫度和奶泡綿密度也很重要。當你喝過上萬杯咖啡後,就是知道心之所屬了。

在澳洲,喝咖啡是生活習慣,不為打卡,那是生活一種方式,作為咖啡之都,強勢到連咖啡連鎖店也待不下去。當然,很偶爾還是會踩地雷,畢竟咖啡是一門很複製的知識與技術結合,不是擁有咖啡機和咖啡豆就成事。

回到香港,咖啡氣候成熟了,工作室附近有很多精品咖啡店進駐,找到一些很好的香港土炮咖啡店,要喝一杯好咖啡絕不困難。惟一婉惜的,是氣氛。香港租金高昂和地方小,加上城市氣氛既快且緊張,很難在咖啡店裡放鬆下來。香港人太忙,來的人忙,員工也忙,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早就斷送於手機裡。很掛念澳洲Barista的笑容,誇張點,每次買咖啡都有種歡迎回家的感覺。

地方不同,文化不同,比較也沒意思,未來要放空腦袋,不能單靠咖啡因。

如果有天,只剩下一份堅持

帶著一份使命感去教學生化妝。

一直堅持「一對一」授課,主因自小在填鴨式教育下長大,深深明白大班教學屬於「點題式」,更遑論讓個體按並其方式學習成長。不設2小時速成班,是因為根本不可能把那麼複雜的技術,縮短成2小時的雞精班,我不喜歡見到學生帶著迷惘離開。

我是很典型的環境學習型。凡是能見能摸的,都會讓我學習得更得心應手。還記得中學讀地理,有次老師帶隊看石頭,至今我還記得那花崗岩石頭的型態。當年大學畢業後在出版社工作,常常接觸到有關性格和學習模式的學說,又有機會參加很多相關的培訓課程,有天終於解開了一個謎底–為什麼我完全無法消化化學課的資料!雖然讀書時曾經因為無法駕馭某些學科感到很重的無力感,還好沒有因此而自卑(但我知道當時很多同學都有這問題),音樂方面我有點小天份,平衡了心靈情緒的健康。

每個人都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問題是,作為當事人,常常當局者迷,誰能夠為你解開問題所在?

化妝,看不懂的以為是一堆奢侈品塗在臉上,看得懂的才知道那是物理科學和藝術顏色的結合。三原色和互補色的原理,你知道那是怎麼影響你挑選粉底和遮暇膏嗎?你知道體溫如何影響毛孔變化,從而讓你的化妝產生變化嗎?化妝品裡的物理份子和化學物,對你的皮膚有怎樣的影響?諷刺的是,以上這些,是我在澳洲上花藝課、看書和看科學電視節目學回來的。我花過很多錢進修,卻從來無人講過顏色原理,豈不知化妝本來就是對顏色的認知?在這行工作久了,我更覺得外界對化妝師工作評價參差,不多不少是因為實際訓練過於牛皮毛,沒有紮實的基礎。當年畢業後,也曾因為出錯感到挫敗,現在回想就是因為對化妝的認知膚淺,不懂原理。

很多人問我,是怎樣在澳洲開拓化妝事業的?我從來沒有刻意做什麼,主要還是每次也用心做好用工,珍惜每個工作機會,然後客人就會把你推薦給朋友。持續學習也是必須的,包括語言和化妝技術,畢竟在澳洲你會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客人。

亞洲教育和成長模式,都是倒模式代代相傳,全是照顧群體多於個體。在這制度下,犧牲的人不計其數。所謂犧牲,我會形容某個有機會擁有更精彩人生的可能性。

最近我常常問自己,工作多年了,可以為社會做點什麼事嗎?近來好像患了社交媒體怠倦症,每天要更新資訊和發文,壓力實在不少,我也開始懷疑這個社交媒體之路未來能讓怎樣走下去?照片再美,我還是一個人自彈自唱,其實我最愛的,還是藉著工作「生命影響生命」。雖然為了保持工作質素和初心,犧牲了一些收入,也有迷惘的時候,不過那是惟一讓我能夠撐下去的理由。對我這種為意義而生的人來說,尋找意義是多麼的重要。

你呢?

沒有偶然的相遇

最近參加一對一個人化妝班的學生,原來有好一些經已「認識」了我好一段時間。

有位學生的妹妹,4年前曾跟我參加化妝班。學生的職業是老師,妹妹著她趁著暑假學化妝。學生說她妹妹極力推薦我,說我很有耐性和細心,而且講解很清晰。聽罷感動啊,沒有想到數年前的工作,會讓人留下那麼深刻的回憶。

另外有好幾位學生,原來2、3年前已經藉網絡認識我,當時我人在澳洲,她們知道我回來後就立刻報名參加。中間就是一直等待和期待著。

然後還有一些舊生,技巧進步了想再學新東西。的確,今次再見,真是令人驚喜。

見到你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

隨資歷和經驗增加,香港澳洲兩邊走,觀察不同人化妝的方法,技術提升了,心卻沒有變。我從沒有想過4年前發生的課堂,對某些人來說那樣深刻,然後到今天依舊被極力推薦。化妝師的工作本來就是很倚賴口碑,賣廣告只看到製成品,但態度和技術是無法靠圖片傳遞的。讓時間為你說話,是最忠實的評審。

大家如果想多知道我的消息,可以追蹤我的INSTAGRAM,那裡比較完整地記錄我的工作,而且STORY也是我最近愛用。而臉書,我實在覺得越來越難分享,不停地改版更新,讓人疲於奔命,加上其INBOX常把你們的查詢送到SPAM,沒有提示我收到訊息,讓人好煩惱。如要聯絡我,最好還是電郵,萬無一失。

幸福小記

因為有你們,無論在香港或澳洲,也讓我真的感到好幸福。

收到2年前結婚的新娘子信息(當時我還沒有對外公佈將會回到香港)。當獸醫充滿愛心的她平日工作很忙碌還快將當媽咪了,卻專程給我發信息。原來她把我介紹給朋友,朋友告訴她我快將離開了。她問我回到香港是否繼續會當化妝師,會把朋友介紹給我。

 

心裏面真的很感動,感覺當日的工作被客人欣賞和認可了。多謝你Melody!💕

這數年裏,時空交錯,我跟很多人擦身而過,卻又跟不同的人遇上。錯失了某些機會,卻參與了很多夢寐以求的工作。心裏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體會。

作為一個並非土生土長、對當地認知由零開始、忽然由香港空降到澳洲的化妝師來說,今天這一切來得多麼不容易。得到客人的認同和喜愛,我真的覺得過去的努力都值得了。

這些年的成績實在沒有半點僥倖,我還記得當時每一步走過來都戰戰兢兢,誠惶誠恐。在香港難,在澳洲更難。當別人都羨慕我在澳洲的時候,心裏卻承受着無人能夠理解的心理壓力。當別人以為我在這裡的工作比在香港輕鬆時,卻是新牌仔一個女仔在凌晨天未亮的時候獨自駕車去新地方工作去,就算在野外山路迷路、不適、GPS失準也只能夠靠自己克服。剛開始無法適應澳式英語音調,為了工作更順利,加上自己有點強迫症,持續每天看電視聽電台至少3小時訓練耳朵,至今還在繼續。

這段日子倒是非常磨練我的心志。

最近有位從香港來拍婚照的準新娘跟我說:「Oska,見到你的作品我十萬個放心(是本地攝影師把我推薦給她的),因為你的風格跟現在香港最受歡迎的新娘風格一致。」聽罷我真的笑了,總算是有點安慰。一直沒有打算走潮流路線,頭三年在香港當化妝師,那時清新淡雅的化妝風格算是小眾。想不到因為身在澳洲,大家反而留意我的作品。

最近還有一些感動的事,之後再跟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