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歐洲之旅完成了

一個月的歐洲之旅順利完成了❣️
 
五個國家,十程飛機,住宿地點八個,是鐵人體能耐力賽
遇上今年破紀錄的歐洲熱浪
試過沒有冷氣和風扇的焗爐生活
從來不喝冷飲的我每天都是冰水可樂凍咖啡
住上了電量負荷超低瘋狂停電的意大利房子
樣子恐怖的大小昆蟲把女生們嚇破膽
一邊化妝一邊溶妝
一邊gel頭一邊流汗
每日洗衫每晚晾衫熱到儀態欠奉
去歐洲第一個星期後已經曬黑了雀斑多了
有冷氣涼風時大家不停發出感動嘆息的聲音
外在環境有很多限制,但我們都努力忍耐,努力適應,努力克服,用最高的EQ讓一切順利完成
晚上回家煮飯的宿友開心生活
笑到捧着肚子的低能搞笑話題
見到Pizza意粉和麵包驚驚
旅途一半被中菜達人感染開始想念亞洲茶
踏足夢寐以求去旅遊的倫敦
吃了一個正宗的English Afternoon Tea
欣賞英式華麗優雅集於一身的教堂和建築物
還記得
意大利高質素的咖啡和黃金草原
南法那片盛開的太陽花和薰衣草花田
薩拉熱窩那觸目驚心、充滿彈孔的建築物
布拉格讓人心動的繁華歐洲風情和二人婚禮
倫敦泰晤士河的絶色美景
感恩遇上的每一個你
多謝您們的信任、笑容和鼓勵
多謝你們每日追蹤ig和留言很溫暖
多謝馬丁大佬帶我飛
做好自身本份
照顧身邊的人
帶著信念前行
我們繼續一起加油❤️

日本米子之旅

飛了大半個月回家了,感覺竟然不太習慣。公幹不免疲累,不過我喜歡飛是真的。

每次工作完畢我都會想,如何能夠讓自己更優秀?當你遇上的人是優秀的,你也必須是優秀,把自己準備好,才能夠隨時發揮,抓住每個機會。

5月中飛澳洲,在香港停留24小時後再飛日本。今次去到日本米子工作,主要是為兩個單位拍攝一系列的推廣照片及短片。馬丁介紹我給主辦單位,主辦單位又非常hands off信任,出發前有丁點壓力,希望做得好,又擔心做得不好,加上這個十多人的龐大工作團隊除了馬丁之外,其他的都是首次合作,合拍程度是未知之數。四日三夜的相處到底會是怎麼樣呢?

第一天早上的工作時間是06:30。0530起床,準備好自己再工作。模特兒Cathine & Max 十分守時,我們準時開始化妝。到第二天拍攝,化妝時間縮短了15分鐘,因為已經知道模特兒的臉孔特徵。

img_1956
早上起來我們都是睡眼惺忪的,我會因為連續長時間缺乏休息皮膚變得粗糙和浮腫。有客人說化妝師工作辛苦,其實模特兒更不容易,我在幕後不用上鏡,口腫面腫不礙事,但模特兒必須在最佳狀態,精神奕奕。謝謝Max為這天的早上留影。
img_1619
攝影和攝錄,都是無數專業機的工作時刻。
兩天內拍攝了多個場景,幕後風景對我來說其實更有趣。
隨時候命!,說沒有壓力是假的,不過我還是很愛壓力,有挑戰才有進步。
這張相有點學生年代去旅行的感覺,想不到整個旅程都是笑到標眼水。

 

外景通常都是趕到不得了。轉妝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分秒必爭。
模特兒太美,我們都變成這樣。
第一次來米子,喜歡這個漂亮又特別的地方。團長說這裡有60萬人口,面積是香港的5倍。

 

img_1919
離開米子當天,出發去機場前有一小時的shopping time,我目標明確地去藥妝店買了一大堆工作用的cle de peau,雖然還是無敵的貴 (心痛的感覺),不過相對香港還是便宜太多。化妝師去到日本這個化妝品大國,要空手而回實在難過登天,即使在別人眼裡覺得不怎麼樣的商場,我還能雙眼發光,散發着別人看不懂的畸形瘋狂。每次工作完畢,經驗增加了,我又會對某些產品產生新興趣,目的是為了下次工作有更好的發揮。買不完的東西,不見底的花錢,左手來右手去的,就是化妝師的生活。
說是公幹不如說是開心大旅行。大家專業地工作,瘋狂地玩耍,相處愉快。由於極早起的關係,傍晚我就會開始雙目呆滯,進入隨時睡覺MODE,謝謝大家包容我不由自主的放空狀態。話不多,卻是愛聽大家無底線的分享,常常笑到肚痛(被發現了我的笑點其實很低,快樂對我來說可以很簡單哈哈)。謝謝主辦單位大Mi竹和小Mi的照顧,食宿照顧無微不至,讓大家可以安心工作。

2019是難忘的一年。謝謝所有愛護和支持我的工作伙伴和客人。

為了讓自己身邊圍繞着的都是優秀的人,你必須有足夠的優秀。這是近月最大的體會。

 

如果沒有暇疵

中學同學聚舊,我的同學說我沒怎樣變:「你還是那麼瘦!」

一聽,我就真的抗議了!在我眼中,中學年代的我明明就是臉圓身賬,BABY FAT無處不在,跟現在的我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兩碼子的事吧!同學一聽呆了一下:「有分別嗎?」

我沒好氣地嘆了口氣。

原來,你介意的BABY FAT,在別人眼中根本沒有存在過。

 

我們對待自己,其實比別人嚴苛。

 

人無完美,人總有暇疵,卻不影響我們的自我價值,除非無自我踐踏。試過努力為客人化妝後,客人完全無視了滑溜的底妝、有神的眼妝、唇上用上了今季最新最HIT的唇色,然後一味望著鏡子:我的臉很大、我的臉很方、我的眼/口/鼻怎樣怎樣。情緒會互相影響,當客人一味「放負」,在旁的我也很氣餒(只不過不讓你知道),為什麼總是把眼光放在你無法改變的事,而不轉向看看別人為你付出、努力的事?無論你多介意方/圓臉,除非透過醫美或運動改善,否則那都是改變不了的。一或接受,一或改變。當你踐踏自己的時候,別人會真的相信你是如此。

完美不會讓你更受歡迎,有暇疵也不影響你的價值。至少,我從未試過因為別人的黑眼圈而不想跟對方做朋友。

當化妝師後,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學會找到完美和暇疵之間的平衡點。我不再追求無限完美,也學會欣賞暇疵。

跟大家說個小秘密:適當運用暇疵,其實會讓你的妝容更好看。這是我日常為客人化妝時,最常運用的技巧。

 

 

愛啡人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愛喝咖啡。

嚴格來說,只愛喝好喝的好咖啡,一天最多一杯,也從不為喝而喝。我常跟朋友說,喝了難飲的,會讓人失望,皆因就這樣白白浪費了一天的配額。

這個習慣是什麼時候建立起來呢?大學時已經很喜歡咖啡,也會買相關的書籍來看,當年當然還有沒有足夠的品味和知識去分辨咖啡的好壞,不過是喜歡喝咖啡的感覺。直至後來在出版社工作時,有一班要好的同事是黑啡迷,其中一個美術設計部的同事更是超級啡迷。那時我開始學飲黑咖啡,就是最原始的味道。

後來,在墨爾本居住,遇上了最喜歡的咖啡店Market Lane,其獨特的咖啡味道、店內氣氛、店員們對顧客的態度、高度的專業和專注,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和配服。咖啡的質素和咖啡店提供的體驗,兩者同樣重要。其實咖啡口味是很個人的事,沒有所謂「最好」,畢竟人人喜好不同,尋覓那股讓你懷念的咖啡香才是重點。在我心目中,一杯好咖啡不是一次性的穩定,而是長期保持水準的穩定,咖啡豆味和牛奶要平衡,牛奶溫度和奶泡綿密度也很重要。當你喝過上萬杯咖啡後,就是知道心之所屬了。

在澳洲,喝咖啡是生活習慣,不為打卡,那是生活一種方式,作為咖啡之都,強勢到連咖啡連鎖店也待不下去。當然,很偶爾還是會踩地雷,畢竟咖啡是一門很複製的知識與技術結合,不是擁有咖啡機和咖啡豆就成事。

回到香港,咖啡氣候成熟了,工作室附近有很多精品咖啡店進駐,找到一些很好的香港土炮咖啡店,要喝一杯好咖啡絕不困難。惟一婉惜的,是氣氛。香港租金高昂和地方小,加上城市氣氛既快且緊張,很難在咖啡店裡放鬆下來。香港人太忙,來的人忙,員工也忙,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早就斷送於手機裡。很掛念澳洲Barista的笑容,誇張點,每次買咖啡都有種歡迎回家的感覺。

地方不同,文化不同,比較也沒意思,未來要放空腦袋,不能單靠咖啡因。

如果有天,只剩下一份堅持

帶著一份使命感去教學生化妝。

一直堅持「一對一」授課,主因自小在填鴨式教育下長大,深深明白大班教學屬於「點題式」,更遑論讓個體按並其方式學習成長。不設2小時速成班,是因為根本不可能把那麼複雜的技術,縮短成2小時的雞精班,我不喜歡見到學生帶著迷惘離開。

我是很典型的環境學習型。凡是能見能摸的,都會讓我學習得更得心應手。還記得中學讀地理,有次老師帶隊看石頭,至今我還記得那花崗岩石頭的型態。當年大學畢業後在出版社工作,常常接觸到有關性格和學習模式的學說,又有機會參加很多相關的培訓課程,有天終於解開了一個謎底–為什麼我完全無法消化化學課的資料!雖然讀書時曾經因為無法駕馭某些學科感到很重的無力感,還好沒有因此而自卑(但我知道當時很多同學都有這問題),音樂方面我有點小天份,平衡了心靈情緒的健康。

每個人都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問題是,作為當事人,常常當局者迷,誰能夠為你解開問題所在?

化妝,看不懂的以為是一堆奢侈品塗在臉上,看得懂的才知道那是物理科學和藝術顏色的結合。三原色和互補色的原理,你知道那是怎麼影響你挑選粉底和遮暇膏嗎?你知道體溫如何影響毛孔變化,從而讓你的化妝產生變化嗎?化妝品裡的物理份子和化學物,對你的皮膚有怎樣的影響?諷刺的是,以上這些,是我在澳洲上花藝課、看書和看科學電視節目學回來的。我花過很多錢進修,卻從來無人講過顏色原理,豈不知化妝本來就是對顏色的認知?在這行工作久了,我更覺得外界對化妝師工作評價參差,不多不少是因為實際訓練過於牛皮毛,沒有紮實的基礎。當年畢業後,也曾因為出錯感到挫敗,現在回想就是因為對化妝的認知膚淺,不懂原理。

很多人問我,是怎樣在澳洲開拓化妝事業的?我從來沒有刻意做什麼,主要還是每次也用心做好用工,珍惜每個工作機會,然後客人就會把你推薦給朋友。持續學習也是必須的,包括語言和化妝技術,畢竟在澳洲你會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客人。

亞洲教育和成長模式,都是倒模式代代相傳,全是照顧群體多於個體。在這制度下,犧牲的人不計其數。所謂犧牲,我會形容某個有機會擁有更精彩人生的可能性。

最近我常常問自己,工作多年了,可以為社會做點什麼事嗎?近來好像患了社交媒體怠倦症,每天要更新資訊和發文,壓力實在不少,我也開始懷疑這個社交媒體之路未來能讓怎樣走下去?照片再美,我還是一個人自彈自唱,其實我最愛的,還是藉著工作「生命影響生命」。雖然為了保持工作質素和初心,犧牲了一些收入,也有迷惘的時候,不過那是惟一讓我能夠撐下去的理由。對我這種為意義而生的人來說,尋找意義是多麼的重要。

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