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愛啡人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愛喝咖啡。

嚴格來說,只愛喝好喝的好咖啡,一天最多一杯,也從不為喝而喝。我常跟朋友說,喝了難飲的,會讓人失望,皆因就這樣白白浪費了一天的配額。

這個習慣是什麼時候建立起來呢?大學時已經很喜歡咖啡,也會買相關的書籍來看,當年當然還有沒有足夠的品味和知識去分辨咖啡的好壞,不過是喜歡喝咖啡的感覺。直至後來在出版社工作時,有一班要好的同事是黑啡迷,其中一個美術設計部的同事更是超級啡迷。那時我開始學飲黑咖啡,就是最原始的味道。

後來,在墨爾本居住,遇上了最喜歡的咖啡店Market Lane,其獨特的咖啡味道、店內氣氛、店員們對顧客的態度、高度的專業和專注,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和配服。咖啡的質素和咖啡店提供的體驗,兩者同樣重要。其實咖啡口味是很個人的事,沒有所謂「最好」,畢竟人人喜好不同,尋覓那股讓你懷念的咖啡香才是重點。在我心目中,一杯好咖啡不是一次性的穩定,而是長期保持水準的穩定,咖啡豆味和牛奶要平衡,牛奶溫度和奶泡綿密度也很重要。當你喝過上萬杯咖啡後,就是知道心之所屬了。

在澳洲,喝咖啡是生活習慣,不為打卡,那是生活一種方式,作為咖啡之都,強勢到連咖啡連鎖店也待不下去。當然,很偶爾還是會踩地雷,畢竟咖啡是一門很複製的知識與技術結合,不是擁有咖啡機和咖啡豆就成事。

回到香港,咖啡氣候成熟了,工作室附近有很多精品咖啡店進駐,找到一些很好的香港土炮咖啡店,要喝一杯好咖啡絕不困難。惟一婉惜的,是氣氛。香港租金高昂和地方小,加上城市氣氛既快且緊張,很難在咖啡店裡放鬆下來。香港人太忙,來的人忙,員工也忙,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早就斷送於手機裡。很掛念澳洲Barista的笑容,誇張點,每次買咖啡都有種歡迎回家的感覺。

地方不同,文化不同,比較也沒意思,未來要放空腦袋,不能單靠咖啡因。

氣質新娘化妝造型分享

這些年來,找我化妝的新娘子都是喜歡簡約化妝的風格。

簡約不代表臉上沒有任何顏色,而是所有細節必須達到恰到好處的配合。化妝的目的,是帶出優點,隱藏缺點,化妝師必須有看出客人隱而未見的氣質能力,才能夠讓新娘美得讓人目眩。

這次跟大家分享的婚照,是跟馬丁@馬丁光影合作的。我為新娘子化的妝,都是跟據她給我的感覺為出發點–這種堅持,對我來就是必須的,因為我希望每個新娘子都不一樣。

溫柔和氣質,是婚照裡必須帶出的。

(photos by martin@martinaesthetics)

除了婚照,也有便服的部份。近年我合作的攝影師都喜歡加入便服環節,做回自己的感覺是很悠然自得的。出外景風大,丸子頭可避免頭髮遮臉,又可以帶出悠閒少女感,是我很喜歡造的髮型。如果有客人想用丸子頭,也可以告訴我呢!

(photos by martin@martinaesthetics)

(photos by Mrs. Praise)

 

 

為何深愛著經典明星產品?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感到自己體內總是流着濃濃的「傳統的血」?

舉例說,覺得使用紙張及紙筆記事比電子產品暢快;買/吃東西時多數優先考慮經典產品!

化妝產品越出越多,每一年每一季每個牌子都推出各式各樣的產品,非常坦白跟大家說,我也不可能完全試過用過所有新產品。一來東西實在出得太快,二來化妝工具已經太多,根本用不完。

舉例說,一支粉底好用與否,我需要在不同季節及天氣下使用及測試過,才有足夠的信心告訴大家我的體會和感覺。我沒有透視眼,不會說單從肉眼觀察就能夠知道產品優劣,必須經過反覆驗證和測試。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有些東西可能用到第10次才找到其優點,也有一些是反覆更改配搭產品也無法改變其問題,被迫放棄。還記得有好些來上課的學生,告訴我他們的朋友都不明白為何她要參加化妝班,不就是去看看部落格的分享就好?然而學生就是發現根本行不通,並可找個有經驗的人幫助自己了解問題所在,好過繼續花錢卻買不到心裏面想要的效果。

用在工作上的產品,通常我都會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必須仔細地考慮到產品的穩定性,不能掉以輕心。在我的化妝工作箱裏,佔比較多做的是某些品牌的經典產品,原因是使用率很高,評價亦很多,相對質素穩定。

很多客人和學生都會表達其中一個困擾:產品太多,不知道如何入手購買。無論你是對化妝有興趣的初學者,或是初入行的化妝師,我個人的經驗是,你應該從經典明星產品入手,不要單考慮潮流因素一窩蜂亂買。當你化妝年資增加,就會擁有較多經驗處理潮流產品,同時減少錯誤使用產品帶來的無助感。

如果大家想知道那一些是我最喜歡的經典品牌化妝品,就給我留言或發個訊息吧,如果有足夠的朋友表示興趣,之後我會花點時間跟你們分享化妝箱裏的小秘密。

如果有天,只剩下一份堅持

帶著一份使命感去教學生化妝。

一直堅持「一對一」授課,主因自小在填鴨式教育下長大,深深明白大班教學屬於「點題式」,更遑論讓個體按並其方式學習成長。不設2小時速成班,是因為根本不可能把那麼複雜的技術,縮短成2小時的雞精班,我不喜歡見到學生帶著迷惘離開。

我是很典型的環境學習型。凡是能見能摸的,都會讓我學習得更得心應手。還記得中學讀地理,有次老師帶隊看石頭,至今我還記得那花崗岩石頭的型態。當年大學畢業後在出版社工作,常常接觸到有關性格和學習模式的學說,又有機會參加很多相關的培訓課程,有天終於解開了一個謎底–為什麼我完全無法消化化學課的資料!雖然讀書時曾經因為無法駕馭某些學科感到很重的無力感,還好沒有因此而自卑(但我知道當時很多同學都有這問題),音樂方面我有點小天份,平衡了心靈情緒的健康。

每個人都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問題是,作為當事人,常常當局者迷,誰能夠為你解開問題所在?

化妝,看不懂的以為是一堆奢侈品塗在臉上,看得懂的才知道那是物理科學和藝術顏色的結合。三原色和互補色的原理,你知道那是怎麼影響你挑選粉底和遮暇膏嗎?你知道體溫如何影響毛孔變化,從而讓你的化妝產生變化嗎?化妝品裡的物理份子和化學物,對你的皮膚有怎樣的影響?諷刺的是,以上這些,是我在澳洲上花藝課、看書和看科學電視節目學回來的。我花過很多錢進修,卻從來無人講過顏色原理,豈不知化妝本來就是對顏色的認知?在這行工作久了,我更覺得外界對化妝師工作評價參差,不多不少是因為實際訓練過於牛皮毛,沒有紮實的基礎。當年畢業後,也曾因為出錯感到挫敗,現在回想就是因為對化妝的認知膚淺,不懂原理。

很多人問我,是怎樣在澳洲開拓化妝事業的?我從來沒有刻意做什麼,主要還是每次也用心做好用工,珍惜每個工作機會,然後客人就會把你推薦給朋友。持續學習也是必須的,包括語言和化妝技術,畢竟在澳洲你會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客人。

亞洲教育和成長模式,都是倒模式代代相傳,全是照顧群體多於個體。在這制度下,犧牲的人不計其數。所謂犧牲,我會形容某個有機會擁有更精彩人生的可能性。

最近我常常問自己,工作多年了,可以為社會做點什麼事嗎?近來好像患了社交媒體怠倦症,每天要更新資訊和發文,壓力實在不少,我也開始懷疑這個社交媒體之路未來能讓怎樣走下去?照片再美,我還是一個人自彈自唱,其實我最愛的,還是藉著工作「生命影響生命」。雖然為了保持工作質素和初心,犧牲了一些收入,也有迷惘的時候,不過那是惟一讓我能夠撐下去的理由。對我這種為意義而生的人來說,尋找意義是多麼的重要。

你呢?

婚後更美

日常生活,方便為主,最想又快又簡單示人。二十歲時還覺得粉底沒用,那知一轉眼已感到歲月不饒人,踏入輕熟女階段,發現膚色不均、斑點變深、雙眼疲倦無神。

三字的我,開始感到晚上皮膚易露疲態和變乾,即使早上已經用足了護膚品,還是能夠感受到入秋後皮膚底部水份流失的問題,明顯地這是初老的徵兆。於是又要努力地變陣,更改了日常的護膚品次序,也買了新的產品應戰。護膚沒有公式,惟一的武器是「永不妥協」。沒有人說用了就不會老,不過能夠把問題減輕和延遲。

常說,別等問題越來越嚴重才學化妝。我年紀最小的學生,只有16歲。學生裡最多的年齡層是25-30,大家感受到歲月帶來的改變,而且日常也希望精神示人。

舊生Athena再次來上課。她之前上過四常基礎班,今次報名參加眼妝班。再次見面好開心,她很用心,而且比從前進步了很多。

她日常是一個很「素」的女生。學化妝,是「女仔都想自己變漂亮一點。」她說自從上次上課後,感到自己的轉變,雖然跟自己的朋友外出素顏沒問題,但當要陪伴丈夫參加聚會或特別場合,總想漂亮一下,覺得女人不能夠在婚後鬆懈下來。

完成最後一課後,她告訴我兩個喜訊:一直只喜歡她素顏的老公給她一個讚!然後,朋友説她變漂亮了!她還立即把我介紹給朋友。

這次上課,我教了她些方法,變美同時不會太高調,能夠自然地提神卻又保持清潔乾淨的臉。

學習化妝,先讓自己變得更有自信,然後自身的快樂還會感染別人。

化妝有不同層次,得看你個人要求。以日常生活來說,遮蓋倦容和提神對所有女生都同樣要緊,這是最基本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