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細數香港和澳洲婚禮工作經驗大不同

還記得當年選擇當上化妝師,是因為我發現自己會為每個第一次接觸的場景感到無比興奮和期待。

我的人生充滿了無數的第一次。

香港,澳洲,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常被問及,澳洲和香港的婚禮有什麼不同嗎?

不同之處實在太多。最基本的概念是,澳洲本來就是一個由移民組成的國家,在這裏居住的人來自不同地方和文化背景,所以婚禮模式都是百花齊放,各有各的特色。

我常說,婚禮上無人能夠搶去新人的風頭,惟有這對草泥馬例外,這天它一出場,全場哄動。還記得當天早上為ALICE化妝時,她特地我說,OSKA你下午記得特別嘉賓合照,不要錯過。謝謝ALICE跟我分享這張照片。
beatrice & kenneth-98
高雅素淨是澳洲婚禮的主題,卻每個都是獨一無二。(照片由新娘子提供及分享)
澳洲地大,不流行連鎖風格,每間餐廳都有其獨特風格,婚宴場地各有特式,這是其中一家我很喜歡的COOMBE。(照片由新人提供)
婚盟訂於百年歷史的古老大樹下,它位於墨爾本著名酒莊,這個婚禮我至今難忘。(照片由新人提供)

 

語言:

澳洲的婚禮,我常常都是三與同步進行溝通。英文、廣東話和國語是最基本的,我的客人大多數是亞洲背景,有在這裏長大的,有從前讀書然後留下來工作結婚的,在這裏結婚然後家人有從不同地方來到澳洲參加婚禮,所以語言相當重要。對客人來說,能夠和自己溝通很重要,然後為了讓家人放心,化妝師能否與家人溝通亦是相當重要。香港的話則以廣東話為主。

婚禮模式:

澳洲基本上是沒有特定形式的,因為每個新人都會因應自身需要和成長文化去決定婚禮的程序,所以我和新娘子會緊密溝通,每次都需要為客人度身訂造當天的流程。香港就是中西合璧的模式為主流,也有一些新人是全西式的婚禮。

這個婚禮最讓我難忘的是,新娘Jessie為全體所有工作人員約10人預備了full guest meal,讓我首次在工作期間有2小時吃飯,還有機會跟所有工作人員傾計分享,整隊人都是80,90後,傾得開心,令當日婚禮的進程近乎完美。Jessie為爭取時間與賓客相處(其實這天的行程簡直是輕鬆得不行),臨時決定中午婚宴不換裙不換造型,甚至不想花時間補妝。她有可能是我有史以來最不喜歡換造型的新娘子,讓婚禮成為真正的婚禮,是我最欣賞的新娘子。
品味勝於一切。(攝影:Mr. Praise)
獨特的澳洲風格。(攝影:Mr. Praise)

新人造型和婚禮氣氛:

澳洲婚禮很着重新人和賓客的交流和互動。新人不會過於著眼於轉換造型,大多數以配合場地為主要考慮的,例如晚宴後有跳舞環節,新娘就會換一套方便活動的裙,不用跳舞的話進場前已經換好晚宴的衣服。新娘一天換多於三套衫禮服屬相當少數,造型要求以清新優雅為主,很多時候會以一個髮型配不同頭飾。

澳洲生活的氣氛本來就是比較悠閑的,婚禮亦然,無論是新人和賓客都會自在地享受每個環節。香港一整天下來的環節都相當緊湊,晚宴更加是相當考驗化妝師速度和功力的。

我很多時候需要早起,大多數6 / 7PM已經可以回家休息。

婚禮工作團隊:

澳洲vendor都很樂意溝通,這一點我是非常欣賞的。化妝師、攝影師、婚禮場地統籌和司儀,通常一見面大家就會彼此握手和自我介紹,一整天下來都是喊對方的名字。我們整天都會保持溝通,了解大家的工作需要和進度彼此配合。在香港,vendor相對都是比較獨立行事的,一整天下來大家可能都只是稱呼對方攝影師、化妝師,不過主要還是視乎整個團隊的合作火花,有一些比較內斂,有一些早上已經混熟了。

澳洲人的工作分工概念是非常清晰的。打燈、拋裙或整理裙尾等攝影部份,澳洲攝影師都會自己一手完成,化妝師在場也不會要求化妝師參與。惟曾遇過少數亞洲攝影師會把化妝師「私有化」。如有次攝影師要求我幫客人拋頭紗,當時風大加逆風,我跑+拋了10多次攝影師還不滿意,結果是新娘子當塲要求不再拍攝這場景,因為她心痛我來回跑了那麼多次,還私下跟我說請我來化妝最後卻要當跑手實很不好意思(謝謝我的客人那麼好!)。也曾有攝影師因為助手臨時缺席,藉詞說到海邊拍攝化妝師最好在場,要求客人加時付費把我留下,結果去到海邊我一直在旁幫忙打燈,新娘的頭髮被風吹亂我也無法分身。在不影響化妝工作質素前提下,我是樂意幫忙的,但是當不合理地虛耗到我的體能和精神,對客人會有所虧損。

KOU_2289
工作上常遇上不少好拍檔,謝謝拍檔幫我拍下漂亮的工作照。(攝影:Alister@alisalisdesintation)

預約婚禮場地及VENDOR:

在香港,舉辦婚禮是一件足以讓新人忙昏的大事,從籌備到婚禮通常早於一年或之前已經預約好場地/化妝師/攝影師等。婚禮場地以酒店或酒樓為主。新娘預約化妝師大多數會試妝,試數個的也很普遍。

澳洲則完全相反。婚禮場地選擇多,除了一般政府的公證結婚場地和酒店外,酒莊、私人會所、度假別墅、餐廳等都是主流。新人主要考慮的是場地氣氛,婚宴場地遍佈墨爾本(所以駕車一至兩小時我也試過),在澳洲大多數人會駕車交通不成問題。預約vendor多於一年內開始,婚禮前數月才聯絡我我也不少,試過最誇張的是曾有新娘在婚禮前兩星期才聯絡我。我的客人少於一半需要試妝,

dsc04304
鮮花教會我很多事情。每次工作都是學習。(攝影:Mr. Praise)
dsc04324
攝影是我其中一個興趣,而我的興趣是拍攝漂亮的東西。 (攝影:Mr. Praise)
024836ca-18f2-460b-ae21-18372dccb393
新娘是澳洲插畫家。我後來來知道這是她的自家作。(攝影:Mr. Praise)

婚禮場地佈置:

澳洲的佈置大部份偏向使用鮮花。鮮花在澳洲是價值不菲的,修讀花藝課程期間,老師曾經提過在澳洲要營運一家花店成本有多高,加上鮮花的脆弱特質,鮮花售價也長居高位。當整個場地也使用鮮花作佈置,其實裏面花費不菲,還要看花材而定,有一些花材較為特別和季節性的,費用更高。鮮花在這裏有高貴和高潔的象徵性意義,所以大部份的客人也樂於採用鮮花作為佈置。澳洲有很多出色的花藝師,每次參加婚禮也讓我大開眼界,漂亮的鮮花佈置悅人眼目。而香港,婚禮佈置很多元化,各適其適,潮流玩意,主要還是看場地走中式還是西式路線,是酒樓或是酒店,每個場地都會有不同風格了。

小教堂位於在澳洲紅得發紫的婚禮場地STONES。香港影星余文樂的婚禮也是在STONS舉行,那天他的婚禮消息一出,我就收到很多朋友的訊息,問知道地點麼?(攝影:Mr. Praise)
澳洲婚禮的主家席。(攝影:Mr. Praise)
白,澳洲婚禮的基本色,我最喜歡。(攝影:Mr. Praise)
新人進場之路。(攝影:Mr. Praise)

 

不論那裡的婚禮,本地好外國好,對我來說每次都是一個學習: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學習成為一個你的存在能夠讓當下環境變得更好的人。

 

2018《香港新娘化妝班》4月開始接受報名

香港開課日期:2018年7-10月(4月開始接受報名)

人生所謂的幸福,人人定義不同。5年前我選擇當上化妝師,直到今天這份熱情有增無減。

你對化妝師的工作有興趣嗎?

現在很多人都在尋找生命裡的意義,更多人問的是生活和生存的分別。我心裡相信那真的在乎選擇。每個選擇都有得有失,裡面最需要的是願意冒險,接受有可能面對的挑戰。在安穩平靜的生活裡,人很容易埋沒熱忱,忘記了必須時刻覺醒。無論是什麼類型的工作,需要的是熱情和堅持,如果你也希望為自己帶來新的體驗,歡迎你參加2018年的新娘化妝班。

2017年中開始教授《新娘化妝班》,把我的經驗分享,讓更多希望將來成為化妝師的學生提供尋夢的路徑。

來上課的學生都有著同一目標:希望有天能夠成為新娘化妝師。《新娘化妝班》設有一對一和小組,較特別的是現時我所有學生均全都選擇一對一上課,覺得能夠更深入學習。

img_1250
學生專心地學習和實習。

 

 

報名細則及日期將於日內公布,敬請留意本網頁/facebook。

 

2017.12.31

2017.12.31,我的戒指失而復得了。

半年前意外地丟失了媽媽給我的白金鑽石戒指。還記得那天很冷,早上去教會,中午跟朋友食飯,晚上回家才發現手上的戒指消失了,大概因為冬天太冷皮膚收縮滑出了。 戒指小小一只,此刻或在草地泥地路邊,根本不知道從哪裏找起,從那裏開始丟失也毫無頭緒,更何況身在墨爾本?為了這事心裏一直耿耿於懷,只好無奈接受是自己太大意。這戒指跟一只手鐲是一套的,每次戴上手鐲時心裏就會特別難過。

2017年最後一天。今早完了崇拜,人已差不多回到車上,奇怪地腦海忽然又想起這隻戒指,心裏覺得要找回來是不可能的,卻有個聲音說一試無妨,於是轉身回到教會裏去找人詢問。遇上有位弟兄很熱心的幫我找,見他找出了一個什麼都有的箱子,翻箱倒籠,就那麼一刻間我見到我的戒指在箱底,拿到手上我激動得什麼都說不出來,完全不能夠相信竟然能夠把它找回來。心裏面感謝我的神,也感謝這位弟兄幫忙。曾經以為多麼不可能的事,曾經覺得多麼渺茫的希望,2017年最後一天,它回到我的手上去了。

中午跟朋友吃飯,興奮地提起這件我不敢相信的樂事,大家說,今天發生這事,似乎很有象徵式意義。2017對我來說是充滿困難和挑戰的一年,遇上很多難關,而今天這隻戒指提醒我的,是信,聽見那個聲音就去。如果今天我沒有轉身回去,大概真的永遠也無法找回我的戒指。然後再來的問題是,我問自己為何從來不相信會有人拾到我的戒指?為何覺得會永遠失去了?為何從來不抱一絲希望?我不知道戒指是什麼時候被發現,也許是半年前那一天,也許是兩星期前,我只慚愧自己如斯小信。

每年跨年,人人都說去舊迎新。但今年最希望的,是失而復得。這份真是我今年收到最大的禮物,也是最完美的終結。

祝福大家,希望你們經歷滿滿的神蹟,還有滿滿的愛。

淺談我的夢幻團隊

 

自從新娘化妝班推出後,就有好些一直用心追看我的blog的客人問我,你要找助手了嗎?要擴展團隊了嗎?想過很多遍,我希望助手有什麼素質?希望我的團隊有怎樣的氣質?

首先,必須曾經跟我學習,了解我的風格。然後,就是平易近人的性格和良好的學習態度。

化妝不是死讀書就能成事的,懂理論跟操作是兩回事,所以令人多麼的懊腦。常被學生問及,你是怎樣知道該客人需要什麼顏色的粉底?怎麼知道份量要多少?怎樣知道這種底霜不合適?

答道:「是經驗。」有學生一臉無奈,也會有學生欣然相信。一句「經驗」,其實在學生心裡可圈可點。廣東話最貼切的回應是「大曬啦!」,意即還有什麼可以給你反駁了?

有些學生就總是心急,總是接受不了有些事情是需要累積的,難道整個世界運作的道理,都能夠是IPHONE一秒指紋解鎖?在GOOGLE輸入問題就立即有答案?學生跟老師的分別,本來就是因為經驗之距。

還記得學車初期,最受不了的就是量度不了的距離,感覺自己蠢了笨了,每次下課後都是一推挫敗感。我常問教車師傅:我怎麼知道車頭跟前車的距離足夠不會撞上?我怎麼知道我在行車線的中央不偏左右?我怎麼知道這條路夠兩車同過?師傅答我,「經驗呀,你開得多就知道。」有時我膽小開得慢或見到對頭車就立即推卻,只有師傅鎮地定說:「夠位,加速吧!」天生就不是天才底子,所以我從沒不相信運氣,自小只會靠勤力惡補。那時每星期上課兩天,密集開車,才終於在某天開了竅。惟有當你的駕駛時數增加,對物件才會有足夠的分析力,那是一種隨時間增長的經驗和知識。有時L牌朋友開車心慌意亂,我還是會安慰一句:「開得多就可以的了!」除了勤力,別無它途。

學車時師傅說我的優點和缺點是「勇敢」和「太勇敢」。我懂彈琴,對手腳同時操控部份很快上手,近乎是零難度,一開始我比一般人學得快,但同時因為過於講求速度一味心急,其實還沒有真的懂得如何協調手腳和速度之間的藝術,師傅時時提我放慢。

請選擇相信「經驗之談」。惟有你相信「經驗」成就成功,你才會有足夠胸襟承載每次工作有可能遇到的成功和失敗。

謙虛和誠懇,最重要。我不需要天才學生或助手,卻需要能夠放下自己成見的學生。學習需要空間,過多的自我把心和腦都,會妨礙我教新東西,會妨礙你的吸收。

做人和化妝,其實是通的。

躲不了的花粉症

踏入夏季,就是忙錄的墨爾本婚禮。最近實在是很忙碌,一直在工作和工作。

但今年的夏天,我也終於得到了讓很多澳洲人困擾的花粉症。

居家必備的抗敏藥

這裡跟別人討論的話題裡,花粉症絕對是首位。有人住多年沒事,有些數年就有,我還一直以為自己能夠免疫,做個少數的幸運兒。

我沒有一般人會出現的狂打噴嚏或流鼻水(雖然在香港一直有嚴重鼻敏感),反倒是雙眼眼皮又紅又腫和脫皮,然後眼周和臉上也出現了一粒粒的小東西。第一次出現是上月從香港回來後,起初我讓以為是食物過敏或是被蟲咬了。後來同學們見我眼腫得很厲害,就告訴我原來是花粉症,那時我才懂去食抗敏藥,那次整整一星期次後才復原。

前兩天晚飯後去散步,第二天眼睛附近又開始長了小紅粒。心知不妙立即吃藥,誰知還是壓不住,今天起床眼睛腫到只餘下1/4,眼周皮膚有點灼痛,說早前用的藥不夠力,立即去藥房買了一另款抗敏藥。這幾天繼續要教學生也要做婚禮工作,眼腫成這樣實在令我很尷尬,眼腫得有點像變了別個人似的,也由於脫皮不能化妝了,總不能拿建康開玩笑。

(有很多學生都會問我,脫皮敏感了又想化妝怎麼辦?我建議大家不應該化妝,第一是安全問題,你不知道化妝品會否讓問題惡化?不如忍一忍。第二是美觀問題,在脫皮敏感的地方化妝常會卡粉浮粉,不但沒有變美反而突顯了問題,何必勉強呢對不對?)

做化妝師,其中一個比較沉重的厭力是儀表問題。你不用是仙女美女但基本化妝和服飾穿戴有時代感都是必須的,客人對你都會有或多或少的期望。我不介意天天化妝,現時我用的很多產品都是有機的不傷皮膚,反而是因為需要配戴隱形眼鏡令雙眼乾澀最難受,墨爾本天氣乾燥,眼水分泌不足就會很辛苦,加上時時極度早起,雙眼累上加累。最誇張的一次,是因為實在天氣太乾燥,一整天工作後眼乾到差點拿不下隱形眼鏡。在客人見到我美美落力工作前的2小時,或是完成工作拖著疲憊身軀回家後,其實我都在跟自己搏鬥著。

就這樣,有花粉症就應該盡量避開致敏原,所以戶外地方要盡量減少去。其實墨爾本的夏天常令我的內心充滿矛盾,太陽曬足16小時熱到暈,花粉隨風亂飛不能逗留戶外,亞洲人一曬黃上加黃,這邊廂洗完車一會又下大雨。。。難道還是只能夠去商場嗎?

夏季是很開心的季節。很多果園農場、winery都是一片漂亮得不得了的景色,最適合到戶外玩一整天。人生總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無奈,還有要學著接納的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