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的我們

日本,直島。

身為設計師的她,對細節敏鋭度很高。

第一天幫她化妝的時候,説感受到我的力度很輕很溫柔,跟過去所經驗的有所不同。開心的,是有人留意到你的付出,切切感受到你的用心。

為客人化妝,我使用的是陰力,一種柔和而實在的力度,雖然這樣會讓我工作後整個人非常疲倦。曾經做facial感受不佳,所以我告誡自己,不要讓客人有同樣的感覺。觸摸皮膚的力度,是尊重的反照。

每次去日本,都會有很大的反思。日本人對處理細節的執着和認真,總讓我感動。每一個專業,某程度上都有自我犧牲的元素,要放低某些執着和感受,也會伴隨體力上或腦力的消耗,才可以讓你在自己的崗位上有超凡的表現。

有些事,做了是為了對得起自己,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不是要奉承別人或被讚賞,卻又會不知不覺地,贏得了某些同路人的友誼,成為浪漫的意外收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